第十章河伯张文凤

小说:我从凡间来 作者:想见江南 我要报错
????说着,许易一挥手,一颗火球爆开,瞬间炸翻全场,无边水浪落定,白衣秀士等人散了个干净。

????这还是许易特意留手的缘故,否则那一群虾兵蟹将,一个也走不了。

????赶走了白衣秀士等人,许易终于得了清净,直到一餐饭吃完,再没有人来聒噪。

????吃饱喝足,他又沉沉睡去。

????一觉睡到彩霞满天,才睁开眼来,水波被分开,一队温柔娇媚的侍女踏上岸来,每人手中皆端着个托盘,或置美酒,或置鲜果,或置佳肴,款款行到许易身前,盈盈下拜,将托盘放在许易身前后,起身福了一礼,转身没入水波。

????“奏效了啊,说说吧,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?”

????荒魅忽然传入意念来。

????他很清楚许易行事,向来极有目的性。

????断断不会因为赌气,留在原地,等着泗水水府的人源源不断地找来。

????如今,泗水水府的举动,由强硬转为了怀柔。

????荒魅猜到这种变化,应该是许易乐意见到的,但他还不是不清楚许易这样折腾的根本目的何在?

体育投注+100bet365????关键时候,许易还是乐意听荒魅意见的,所以不和他开玩笑,传意念道,“我不过是想找个地方落脚,慢慢融入这个修炼世界,我看着泗水水府不错,来的都是软柿子,我留在这儿,说不定能得重用,后面的,就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????说着,他径自取过面前的美酒佳肴鲜果,大快朵颐起来。

????修行到他这个份儿上,已经不存在被什么毒药毒死的可能了。

????吃完饭,看了会儿夕阳西下,采了一片树叶,比着阳关三叠的调子,吹了一曲,又滚回树下,准备睡觉。

????却发现树下多了一个精致华美的床榻,上面铺了柔软的锦缎,摸了摸料子,里面填充的是高档天鹅绒。

????床榻边,各自立着一个美艳的侍婢,颜色较之送餐的那几位,又上了一档。

????两名美婢各自持扇,美目含情,望着许易。

????许易惯是不解风情,倒在软塌上,蒙头酣睡起来,两名美婢眼中闪过一丝惆怅,一直打扇到天明,才跃入水波,消失不见。

????一觉睡醒,水波再度分开,先前送餐的侍女队伍又至。

????许易也不废话,更不矫情,自顾自享用。

????一直到第八天,许易盘算着应该差不多了,用罢餐,对着河面喊道,“有请泗水水府府君一见。”

????不多时,一个黄袍中年破水而出,他身材高大,面如满月,一双蚕眉,眸光温润,才踏上岸来,深深一躬到地。

????许易扫出一道气流,将他扶起,“敢问道兄尊姓大名,何故对许某行此大礼?”

????黄袍中年道,“鄙人张文凤,乃是泗水水府的河伯,前番,帐下宵小,几番惊扰道兄,张某深感不安。然而,没有道兄应允,不敢唐突拜访,只好用此上不得台面的手段,聊表歉意,还请道兄千万恕罪。”

????他话音未落,星空戒内的荒魅向许易传意念道,“看明白没,这个世界,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,即便你是错的,也是对的,人家还得诚惶诚恐。”

????许易不理会荒魅的吐槽,抱拳道,“张河伯言重了,说来是许某贪嘴,怪不得你的帐下的甲兵。这几日张河伯日日送餐,夜赠美人,许某大大承情了,今日邀张河伯一见,正是为了结下这份善缘。”

????张文凤重重一抱拳,激动地道,“若如此,实乃张某三生有幸。”

????当下,张文凤邀请许易前往泗水水府一叙,要为他设宴接风。

????许易假意推辞,看着场面差不多了,也就应承下来。

????当下张文凤头前领路,许易随后跟行,修行到许易如今的份上,避水只是微末神通。

????他所到之处,水流自动分开,张文凤飚若流光,他也能紧紧跟在其后。

????“许兄一身修为,当真令张某赞叹,不知许兄已修至合道几层了?”

????张文风一边头前引路,一边含笑说道。

????许易知道他所说的合道几层是什么意思,点亮星宫后,便有主星,主星会根据不同的境界,有金紫黑白青五色,便是合道期的五层境界。

????许易道,“微末修为不值一提,倒是张兄华彩内蕴,大是不凡。”

????事实上,许易不太看得明白张文凤的修为,但其气势,尚不如陈广校等人,料来即便是入了合道期,也是垫底那一拨。

????他不禁暗暗道,同样是阴官,怎么有这偌大差距,莫非这个河伯的地位,远不如界使府的银尊。

????两人一路闲话,很快便到了河底的一处宫殿。

????整个水下宫殿,仿佛是水晶雕琢而成,蒙蒙放光,周遭有人族妖族甲士来回巡逻,气象颇大,只是在许易这等级数的修士看来,不过是充充样子。

????张文凤显然是做了准备的,席面丰盛至极,至少迄今为止,许易还不曾遇到过这等丰盛的席面。

????他是个老饕,又是自来熟,并不在乎什么形象,风度,吃得酣畅淋漓。

????张文凤连连赞叹说,“大英雄真本色,许兄风度,令人钦佩啊。”

????一干陪客皆是赞不绝口,气氛正热闹宜人,忽的,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冲了进来,凑在张文凤耳边低语几句。

????啪的一声,张文凤摔了手中的玉盏,忽的,离席向许易告罪,连道“失礼”。

????许易暗道,终于到正题了,连连摆手,道,“张兄再与许某客气,那就是拿许某当了外人,张兄有事,且去忙,某自吃喝无碍。”

????隐在星空戒的荒魅心中好笑,传意念道,“你小子也太不地道了,人家就等着你问出了何等变故,偏偏你小子不接茬,让人家自己去忙?你还真是个吃白食不要脸的。”

????“知道个六,老张请我,本来就是奔着事儿来的,要不然人家作何这么低的姿态,他既然不主动说,我又何必追着问。”

????许易传过一道意念,不再理会荒魅,依旧吃喝。

????便在这时,一众陪客,尽数拜倒,同声道,“府君勿忧,大不了我等舍了性命,和那不要脸的混账拼了就是,总不能叫小姐受辱,让我泗水水府蒙羞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五六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7xiaoshuo.com/book/2107/2868/